健康新闻

你无法为查斯坦下定义因为她实在太特别了

发布日期:2022-09-09 03:23   来源:未知   阅读:

  经常关注电影圈的朋友,对这位女演员的名字绝对不陌生;而有些朋友甚至可能和我一样,见证了「劳模姐」这几年从默默无闻一跃成为烫手山芋的奇迹巨星路。

  有位专栏作家在谈凯瑟琳·赫本时信口开河,查斯坦直接在推特上把那人批了一顿;

  2013年,在奥斯卡公关战的最后关头,当其他提名者都小心翼翼不敢说话时,她居然站出来为没能提名的玛丽昂·歌迪亚和谢琳·伍德蕾鸣不平

  至于我们为什么要称查斯坦为“劳模姐”,因为她曾一年上映七部电影作品,好莱坞女星任谁也没她那么拼。34岁那年她一夜爆红,之后连续两年提名奥斯卡,2012年《相助》的最佳女配角、2013年《猎杀本·拉登》的最佳女主角。从《相助》到《生命之树》《刺杀本·拉登》,杰西卡·查斯坦仿佛一夜之间演技爆发,成为好莱坞一姐。

  从影四年就得到两次小金人垂青,这履历看上去无比幸运,但其背后却是一个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的加州女孩独身闯荡好莱坞的辛酸史。她不够漂亮,跑龙套的岁月里连合适的角色都找不到;她没有钱,四年时间只能靠信用卡借贷度日;可她比谁都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坦率说,我只怕太过安稳。我会强迫自己去做很多难度很高的事情,大不了就是失败嘛,但相较于成功,失败让我学到更多。如果可以幸运完成,那真的是谢天谢地,因为肯定会是部好电影。我从不期待十拿九稳的人生,也不希望自己成为那种永远万无一失的演员。

  坦率说,我只怕太过安稳。我会强迫自己去做很多难度很高的事情,大不了就是失败嘛,但相较于成功,失败让我学到更多。如果可以幸运完成,那真的是谢天谢地,因为肯定会是部好电影。我从不期待十拿九稳的人生,也不希望自己成为那种永远万无一失的演员。

  对于自己的中国昵称“劳模姐”,查斯坦非常喜欢:“这是我所有昵称里最爱的一个,每次听到都觉得,终于有人懂我了!”的确,在人才济济的好莱坞,相貌平平、没有背景的查斯坦,就是靠着“劳模”精神杀出成功之路的。

  1998年在同伴的鼓励下,硬着头皮申请了大名鼎鼎的茱莉亚学院,没想到一场戏让面试官们心悦诚服,并获得了罗宾·威廉姆斯设立的奖学金——原本让她和家人发愁的学费问题迎刃而解,要知道她可是全家唯一一个上了大学的人。

  毕业后的查斯坦在各种美剧里打酱油,演的角色大多是罪案受害人或者精神病患;接不到戏是常事,经济拮据得甚至只能靠信用卡借贷度日。

  “我不是高挑的金发女郎,也不是典型的好莱坞美女,一张不够现代感的面孔配一头红发,没人知道我适合演什么角色。”

  “我不是高挑的金发女郎,也不是典型的好莱坞美女,一张不够现代感的面孔配一头红发,没人知道我适合演什么角色。”

  默默打拼多年,直到遇上阿尔·帕西诺的舞台剧《王尔德的莎乐美》,这部好评如潮的剧作为杰西卡敲开了电影大门。

  2011年,杰西卡迎来事业爆发,不但和阿尔·帕西诺再次合作把《王尔德的莎乐美》搬上大银幕,还有6部电影作品上映,其中《生命之树》和《相助》都是当时角逐奥斯卡的大热。

  好莱坞遍地都是童星,抑或是和这个圈子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世家子们,他们无论成功与否,都显得再平常不过。也正因如此,像杰西卡·查斯坦这样如假包换的圈外人背景,显得尤为稀缺。

  在布拉格拍摄新片《动物园长的夫人》时,她写了一篇文章,为女性电影从业者发声。这篇文章已在《好莱坞报道》的网站上发布,我在此将文章译出,同时衷心祝愿查斯坦的星路更加耀眼。

  现在我在布拉格,拍摄由妮琪·卡罗执导的新片《动物园长的夫人》。这感觉棒极了。我之前工作过的片场从来没有这么多女性。其实我们的人数都没占到整个剧组的百分之五十——这个剧组的成员大概有百分之二十是女性,百分之八十是男性——但这个比例已经远远高于我之前参与拍摄过的任何一部电影了。我们的制片人是女性,编剧是女性,原著作者是女性,故事主角是女性,导演也是女性。我之前从未在片场上见过像 Rachael Levine 这样的女摄影师,更是从没见过像 Antje Angie Rau 这样的特技协调。

  现在我在布拉格,拍摄由妮琪·卡罗执导的新片《动物园长的夫人》。这感觉棒极了。我之前工作过的片场从来没有这么多女性。其实我们的人数都没占到整个剧组的百分之五十——这个剧组的成员大概有百分之二十是女性,百分之八十是男性——但这个比例已经远远高于我之前参与拍摄过的任何一部电影了。我们的制片人是女性,编剧是女性,原著作者是女性,故事主角是女性,导演也是女性。我之前从未在片场上见过像 Rachael Levine 这样的女摄影师,更是从没见过像 Antje Angie Rau 这样的特技协调。

  一般在拍电影的时候,虽说片场总共可能有一百多号人,但可能只有我和其他两三个女性在场。这太疯狂了。我特别享受拍《无法无天》的过程——这是一部以三个兄弟为主角的、特别男性化的电影——但是当米娅·华希科沃斯卡出现在片场的时候,我直接闯进了她的拖车里大喊:是个女孩!我当时太高兴了。

  一般在拍电影的时候,虽说片场总共可能有一百多号人,但可能只有我和其他两三个女性在场。这太疯狂了。我特别享受拍《无法无天》的过程——这是一部以三个兄弟为主角的、特别男性化的电影——但是当米娅·华希科沃斯卡出现在片场的时候,我直接闯进了她的拖车里大喊:是个女孩!我当时太高兴了。

  有些人会说,女性因为那样的原因不能执导这部电影,或者男性因为这样的原因不能执导那部电影。我不太喜欢这种说法。看看凯瑟琳·毕格罗:她能拍特别棒的动作片。或者看看安东尼·明格拉,他拍的爱情片是最美、最细腻的。在我看来,性别并不能决定你拍电影的方式——但我知道在片场中,如果某一性别的人占了主导性的优势,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这都不会是个健康的环境。我觉得这在整个劳动力市场或其他领域都是一样的:当两种性别都能够发声的时候,你得到的观点会更加健康;能量场也会更强,因为所有人都在一致努力,每个人都有表达观点的机会。你不会感受到层级的存在;你不会觉得有人被排挤、被欺负或者被羞辱。有时候,当片场只有你一个女性时,你会觉得自己成了别人的性目标。

  有些人会说,女性因为那样的原因不能执导这部电影,或者男性因为这样的原因不能执导那部电影。我不太喜欢这种说法。看看凯瑟琳·毕格罗:她能拍特别棒的动作片。或者看看安东尼·明格拉,他拍的爱情片是最美、最细腻的。在我看来,性别并不能决定你拍电影的方式——但我知道在片场中,如果某一性别的人占了主导性的优势,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这都不会是个健康的环境。我觉得这在整个劳动力市场或其他领域都是一样的:当两种性别都能够发声的时候,你得到的观点会更加健康;能量场也会更强,因为所有人都在一致努力,每个人都有表达观点的机会。你不会感受到层级的存在;你不会觉得有人被排挤、被欺负或者被羞辱。有时候,当片场只有你一个女性时,你会觉得自己成了别人的性目标。

  这部电影根据阿克曼的同名非虚构作品改编,主角是二战期间掌管华沙动物园的安东尼娜及她的丈夫。在纳粹入侵期间,这对夫妻将难民和动物藏在动物园的笼子里,拯救了成百上千的生命。焦点公司将于2016年发行本片。

  最近我也在和其他男演员聊这件事,而且片场女性工作人员数量多有个好处,就是没有人会大喊大叫什么的。这是种合作性很强的体验,对我来说就像天堂一样。我们老是一块出入——没有很奇怪的权力高压或自负的表现。我们知道拍这种电影的体验是多么珍贵。我们每个人都感觉幸福得冒泡。

  我觉得这不是偶然事件。如果你去关注一部电影的幕后制作的话,你会发现很多在这个行业内挣扎过的女性。所以,她们自然希望能够出现在女性工作人员更多的片场,因为这里允许更多不同的声音存在。而且我相信,这(种情况能够出现)是因为掌权的女性愿为其他女性让位。当然了,妮琪以及制作人黛安和金不会觉得雇佣女性工作人员有什么奇怪的——我相信这也使得事情得以朝积极的方向发展。

  我希望自己能够为这个行业的多样性做些贡献。我想与任何有才华的人合作,但我也知道要想在这个行业里取得成功,一些人得比另一些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我与艾米·坎安·曼合作过《德州杀场》,与凯瑟琳·毕格罗合作过《猎杀本·拉登》,与丽芙·乌曼合作过《朱丽小姐》,现在我在与妮琪合作《动物园长的夫人》,同时还在与另一个女性导演合作一个尚未公开的电影项目。我读了 Chris Rock 写的一篇特别好的文章(发表在2014年12月12日的《好莱坞报道》中),那篇文章是讲好莱坞内的种族问题的。他说如果有哪个非裔美国人需要帮助的话,他会更加尽力地提供帮助,因为他知道他们得不到别人享有的一些机会。

  这部电影根据阿克曼的同名非虚构作品改编,主角是二战期间掌管华沙动物园的安东尼娜及她的丈夫。在纳粹入侵期间,这对夫妻将难民和动物藏在动物园的笼子里,拯救了成百上千的生命。焦点公司将于2016年发行本片。

  最近我也在和其他男演员聊这件事,而且片场女性工作人员数量多有个好处,就是没有人会大喊大叫什么的。这是种合作性很强的体验,对我来说就像天堂一样。我们老是一块出入——没有很奇怪的权力高压或自负的表现。我们知道拍这种电影的体验是多么珍贵。我们每个人都感觉幸福得冒泡。

  我觉得这不是偶然事件。如果你去关注一部电影的幕后制作的话,你会发现很多在这个行业内挣扎过的女性。所以,她们自然希望能够出现在女性工作人员更多的片场,因为这里允许更多不同的声音存在。而且我相信,这(种情况能够出现)是因为掌权的女性愿为其他女性让位。当然了,妮琪以及制作人黛安和金不会觉得雇佣女性工作人员有什么奇怪的——我相信这也使得事情得以朝积极的方向发展。

  我希望自己能够为这个行业的多样性做些贡献。我想与任何有才华的人合作,但我也知道要想在这个行业里取得成功,一些人得比另一些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我与艾米·坎安·曼合作过《德州杀场》,与凯瑟琳·毕格罗合作过《猎杀本·拉登》,与丽芙·乌曼合作过《朱丽小姐》,现在我在与妮琪合作《动物园长的夫人》,同时还在与另一个女性导演合作一个尚未公开的电影项目。我读了 Chris Rock 写的一篇特别好的文章(发表在2014年12月12日的《好莱坞报道》中),那篇文章是讲好莱坞内的种族问题的。他说如果有哪个非裔美国人需要帮助的话,他会更加尽力地提供帮助,因为他知道他们得不到别人享有的一些机会。

  在这个行业里,女性导演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妮琪·卡罗什么样的片子都可以导——她从业了这么久,而且片子拍得那么好——但是她并没有得到男性导演能够得到的机会。我不希望(自己的履历表)向大数据靠拢,大数据说在好莱坞体制内,女性导演执导的影片只占总数的百分之四左右。我不希望自己(参演的影片)的比例跟现状保持一致。

  在这个行业里,女性导演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妮琪·卡罗什么样的片子都可以导——她从业了这么久,而且片子拍得那么好——但是她并没有得到男性导演能够得到的机会。我不希望(自己的履历表)向大数据靠拢,大数据说在好莱坞体制内,女性导演执导的影片只占总数的百分之四左右。我不希望自己(参演的影片)的比例跟现状保持一致。

  就像维奥拉·戴维斯在她的艾美奖获奖宣言中说的那样:将有色女性与其他人隔离开的唯一的东西就是机会。这对女性导演和男性导演也是一样的——他们被赋予的机会并不均等。我在莉娜·邓纳姆的行业通讯《Lenny》中读到过一篇特别棒的文章,是 Reddit 之前的临时首席执行官 Ellen Pao 写的。她谈到了技术时代的性别歧视问题,这个问题特别严重,因为你根本没有意识到它正在发生。人们想雇佣他们的朋友,或者与他们合得来的人。如果一个公司里有好多男性,而且这些男性经常抱团的话,那么最后被升职的就是他们。那篇文章写得特别好,而且我觉得(里面谈到的问题)对各行各业都适用。

  就像维奥拉·戴维斯在她的艾美奖获奖宣言中说的那样:将有色女性与其他人隔离开的唯一的东西就是机会。这对女性导演和男性导演也是一样的——他们被赋予的机会并不均等。我在莉娜·邓纳姆的行业通讯《Lenny》中读到过一篇特别棒的文章,是 Reddit 之前的临时首席执行官 Ellen Pao 写的。她谈到了技术时代的性别歧视问题,这个问题特别严重,因为你根本没有意识到它正在发生。人们想雇佣他们的朋友,或者与他们合得来的人。如果一个公司里有好多男性,而且这些男性经常抱团的话,那么最后被升职的就是他们。那篇文章写得特别好,而且我觉得(里面谈到的问题)对各行各业都适用。

  如果你把目光投向大片场体制或者美国电影业,(就会发现)人们总想和自己的朋友合作。如果男性以压倒性优势占领着这个行业的话,那么男性就会比女性有更多的工作机会。

  我马上又要和约翰·麦登合作了,我特别特别喜欢他。有很多男性都非常细腻,非常美好,而且对你的想法表示非常支持。但也有那么几次,我发现如果我对某个场景有些想法的话,只能让男演员帮忙传话。那感觉真的很糟心。男演员和男导演之间的关系会更好一些,所以我必须得让男演员跟我统一战线。这是唯一让我觉得很烦人的事情。

  如果你把目光投向大片场体制或者美国电影业,(就会发现)人们总想和自己的朋友合作。如果男性以压倒性优势占领着这个行业的话,那么男性就会比女性有更多的工作机会。

  我马上又要和约翰·麦登合作了,我特别特别喜欢他。有很多男性都非常细腻,非常美好,而且对你的想法表示非常支持。但也有那么几次,我发现如果我对某个场景有些想法的话,只能让男演员帮忙传话。那感觉真的很糟心。男演员和男导演之间的关系会更好一些,所以我必须得让男演员跟我统一战线。这是唯一让我觉得很烦人的事情。

  大多数情况下,一部电影在正式上映前会进行试映,而我也参演过几部试映时女性观众反馈明显好于男性观众反馈的影片。但问题在于,大多数影评人都是男的,所以那些女性观众喜欢的影片总会被男性影评人批判。这说明我们需要更多的女性影评人——我们得平衡一下双方的数量。

  大多数情况下,一部电影在正式上映前会进行试映,而我也参演过几部试映时女性观众反馈明显好于男性观众反馈的影片。但问题在于,大多数影评人都是男的,所以那些女性观众喜欢的影片总会被男性影评人批判。这说明我们需要更多的女性影评人——我们得平衡一下双方的数量。

  我的确相信情况正在发生变化。我之所以认为它们在变,是因为每当我和自己认识的男性从业者谈论这些问题的时候——他们都是非常有才,非常聪明,同时也非常成功的人——我总会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他们会说,「我不明白事情是怎么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的。」我觉得这恰恰会推动变化的发生,因为它让行业内大部分人开始说,「等等:也许让更多的女性加入决策层,而不止仅仅象征性地安插一个女性工位,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认为女性没有主动提出过执导超级英雄电影,也不是个很站得住脚的借口。每个被我问到是否有兴趣执导那种大片的女导演都回答,「当然」。如果这是真的,这就证实了我们面临的问题有多严重。我认为问题不在于女性,而在于代理人。(谈这种合作)会先通知经纪人。这种模式该变变了。现在都2015年了。

  我的确相信情况正在发生变化。我之所以认为它们在变,是因为每当我和自己认识的男性从业者谈论这些问题的时候——他们都是非常有才,非常聪明,同时也非常成功的人——我总会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他们会说,「我不明白事情是怎么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的。」我觉得这恰恰会推动变化的发生,因为它让行业内大部分人开始说,「等等:也许让更多的女性加入决策层,而不止仅仅象征性地安插一个女性工位,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认为女性没有主动提出过执导超级英雄电影,也不是个很站得住脚的借口。每个被我问到是否有兴趣执导那种大片的女导演都回答,「当然」。如果这是真的,这就证实了我们面临的问题有多严重。我认为问题不在于女性,而在于代理人。(谈这种合作)会先通知经纪人。这种模式该变变了。现在都2015年了。

  谁也不知道这个“34岁的新面孔”是从哪冒出来的,但是片约已雪片般飞来。也许因为跑龙套的那些岁月,也许因为大器晚成时不我待,走红之后杰西卡拼了!

  如今已被认定是接棒梅丽尔·斯特里普、凯特·布兰切特的头号种子选手。下一步,你也许还会看到杰西卡在《金发女郎》中饰演一代尤物梦露。

  “不是靠爆发力取胜的冲刺短跑,而是场马拉松,伴随着生命,一直一直延续下去。”

  “不是靠爆发力取胜的冲刺短跑,而是场马拉松,伴随着生命,一直一直延续下去。”

Power by DedeCms